6
热点
全国多地叫停安全教育平台强制打卡
收录于合集


近日,“全国多地叫停安全教育平台强制打卡”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,引发社会广泛关注。


此前,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在全国许多地区的中小学被广泛使用。


不只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打卡,近年来,从课程作业的提交、课后复习,到普法、禁毒、防诈骗、防溺水等宣传、教育活动,“打卡”充斥着许多学生、家长与教师的生活。各类“打卡”的出发点,本是为了促进学生的发展,但在实践层面,打卡往往流于形式。低年级学生缺乏自主学习能力,高年级学生的课余时间紧张,因而,打卡的压力通常转嫁到老师与家长身上。


幼师王雪常因此感到疲惫,有时,到了最后一天晚上,家长没有完成打卡,她不得不登录学生的账号帮学生完成。在教师张北游的学校,打卡情况与老师工资挂钩,如果完成率低,他在开会的时候还会被领导点名。


天平另一方,全职妈妈陈静不想被老师催促,总是第一时间替两个孩子做完打卡,“蛮累的,完全被锁死在家里”;一年级学生的家长张阳,每天的“第一件事”就是看班级群里的消息,他慢慢习惯了繁多的打卡任务,即使心中也曾有过疑问,“为什么要打卡呢?”



[以下是他们的口述:]


“领导会一直催促,上课的时候也会把我叫出去做”


口述人:王雪,教龄一年,东南某省幼师


今年暑假,我从东南某省的一所省级优质幼儿园辞职了。这份工作使我感觉疲惫。


这一年我好像是在为公众号工作,为了领导的课题而工作。每逢寒暑假、节日和学校举行活动,我都要对活动拍照留痕,还要让家长在微信群里针对某些主题拍照、拍视频打卡。例如春节,学校会安排老师做公众号推送,里面包含节日由来、习俗等等,需要家长拍照记录孩子大扫除、贴对联、收红包和吃年夜饭的场景,交一些照片做公众号。


这些活动不会强制每个家长都发照片,大部分家长工作很忙,没时间陪老师做这些东西。但班里总会有几个积极分子,两个家委,再加上一两个积极的家长,加起来不到五个人,我就抓住他们使劲薅,所有活动都请他们来配合。


孩子有时候也挺讨厌拍照、画画,会和我说为什么又要拍照?或者我真的不想再画了。活动出发点是好的,但完全变味了,因为要摆拍打卡的事情太多了,不是为了让孩子体验这些事情的美好,而是把孩子当成工具。


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的打卡,学校要求百分之百地完成。平台每个月有一个主题,每学期有10节课。打卡完成情况和我的绩效挂钩,如果学生月末没有全部完成,就要扣掉班组两位老师和一位保育员的安全奖,每人每月有100块钱。


班里一共35个孩子,每次大概会有10位家长,到了月末依然没有完成打卡,需要我催他们才能完成。10个人里面,5个人我发消息催,他就会做。剩下5个人就需要我多发几次消息,或者直接打电话让他做。如果到了最后一天晚上11点左右,家长没看到消息,电话也不接,我只能登录学生的账号帮他做。


我比较社恐,每次催家长,我都挺紧张的。第一次催,我问班主任要怎么和家长讲,她告诉我把要说的话打出来,我就反复看反复改,然后发给家长。如果要打电话,我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。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催家长打卡的话术,后来班主任推荐我看小红书,我就慢慢知道了。


我听别的班老师说过,有的家长需要老师教才会打卡。原来用截图的方式教,但效果不好,只能在下班的时间让家长来学校,老师现场教他们做。


许多部门都会要求老师和家长配合打卡。学校里爱眼爱牙、心理健康之类的线上讲座,是疾控部门转发过来的。我自己要做防诈骗,派出所转发过来的。文明城市,是社区、居委会那边的。还有心理健康、交通、消防的宣传。


全民消防学习要在支付宝的小程序里看视频和文章刷分,每个月都要刷到100分。其他打卡大多是学校转发一个链接到教师群里,我把题目做完后,截图上传到群里或者教育局的内网。如果没有完成,领导会一直催促,上课的时候也会把我叫出去做。


去年夏天文明城市检查期间,我要配合社区巡查,到草坪里捡垃圾。家长骑电动车接送孩子,如果没有戴头盔,也需要我去提醒。这些活动都要拍照打卡发到群里,但我也不知道领导后来把它们打包发到了哪里。


幼儿园还要求我和家长每学期举行10次茶话会,线上、线下各5次,讨论育儿问题。每次茶话会都要有文字和图片留痕,一场茶话会的材料我需要写几千字。但通常一学期只举行一两次线下茶话会,我会拍不同的照片,写成不同场次的材料。


平时我还要在教师学习的平台上刷课、修学分,完成后打卡,比如国家中小学智慧教育平台、区里的线上进修学校等,基本每个月都有学习任务。大部分学习平台只需要看完课程视频,有些看完后要写笔记和心得,虽然没有字数要求,但每一次我都会写到800字以上。去年寒假,学校要求我们学习《幼儿园保育教育质量评估指南》,一共有六场讲座,每场看完都要写心得。这些进修对教学的帮助不大,一般是政策或者宣传的内容,在现实中用不到。


上班期间,我大部分的时间要照看、保证小朋友的安全,每天挤出来的时间可能只有三个多小时,期间还要备课、为幼儿园做环境创设,这些材料有时候需要放学留下来写,或者带回家写。每周我最少有三天要加班写材料,写到晚上10点、11点、12点的情况都有。


这一年里,我每个月的工资加上五险一金有五千多,算上年终奖和福利,一年有七万到八万。但这份工作和我促进孩子健康全面发展的理想不一样,也没有获得感,平时工作也没有休息的时间。


8月合同到期后,我正式辞职了。后来我回家种过地,也做过服务员,现在在教培机构工作,给青少年户外研学、科普活动和阅读会做活动策划。和在幼儿园里一样,我也要做活动策划,给孩子上课,但我不用处理和家长的关系,也不需要做行政,比较单纯。我觉得这好像更像是真正的教育。


“工作第二年,我不再替家长打卡,就让学校扣钱好了”


口述人:张北游,教龄六年,南方某省一年级班主任


毕业后我一直是小学一二年级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,今年已经第六年了。


工作中每个月都会有各种打卡的任务,我感觉从2020年疫情过后,打卡就变得多起来,疫情结束后也没有停过。像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这类打卡,六年前我入职的时候就要求做。最近有些地方已经不再要求强制打卡了,而我们学校依然要求学生全部完成,还会将布置率和完成率与我的工资挂钩,完成率低,开会的时候会被领导点名。


每个月我有1800块的考勤工资,一共分为10分,德育处在其中占3分,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的打卡大概占德育处分数的1/3,差不多就是1分,影响到我180块的工资。平台上每个学期有约7节固定课时,有时也会临时有其他作业,我需要按时在平台上布置,并催促家长完成。


有的家长在给孩子交了学费以后,就什么都不管了。我打电话给家长催,他们就会很敷衍地说“好好好”,也不做。我只能和领导说,领导如果说继续催,那我就只能继续催,上级一般会要求我们保存催家长的截图。


有家长会在每月一次的教师满意度调查中给我打低分,原因是老师一直在布置与学校、学习无关的任务。还有家长会在微信里和我私聊:“这些东西,其实学不学都无所谓了……把学习抓好就好了是吧?”


刚做班主任的时候,有个别家长催不动,都是我自己帮他们做的,那时候不想得罪领导,也不想得罪家长。我们年级长也会说,你要懒得跟他说了,就登上去帮他搞定算了。第一年班上52个学生,有五六个学生不做,一个学生的打卡大概要做十分钟到十二分钟,加上切换账号的时间,差不多每次要做一个小时。


从第二年开始,我就不再替家长做了,最多催家长三次,就让学校扣我钱好了。本来就不是我的责任。像我常年都在一二年级,如果我现在帮这个家长做了,那到了下次我不是他班主任的时候,别的班主任不一定会帮他做,还是得靠他自己。


除了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,这学期开始,学校还要求在“青少年普法”的小程序上打卡,每学期有三个视频,每个视频后面有一些简单的题目,也要求学生全员完成。有时候,领导会要求我们把家校教育、心理沟通的视频发到班级群,让家长拍学生看视频的照片,然后发到班级群里,我们再上交给年级长。甚至在上课时,我也会收到通知,要求我临时拍一些例如法律学习之类的照片和视频。


这些打卡的工作要是说意义的话,肯定也有一定的道理。但是让我们老师做,我就觉得挺没有必要。除非专门找个副班主任做这类工作,但学校肯定也不会多花一份工资。我一个班主任,带两个班的学生,每周算上早读有22节课,如果想上好一节课,至少要花一晚上的时间备课。


如果只有教学的话,我可以把学生教得很好。


“他们也没有说过什么,布置了就完成,好像已经认了”


口述人:陈静,33岁,四年级学生家长


我是一名全职妈妈,家里六口人,主要由我负责监督两个孩子的学习。三年级下半学期开始,在小程序“班级小管家”,我们需要对语文、数学两科的作业和自主复习的内容打卡。老师的意思是,得把孩子在家里写的东西拍出来,方便老师知道孩子放学后是有写这门功课的作业或辅导材料的。虽然不会留言,但老师会查看,也会在群里提醒。


每天帮孩子作业打卡其实蛮累的,完全被锁死在家里,除了语音打卡,还要把检查好的作业拍照上传,一整套下来估计要40分钟。我要是不在家,家里老人也不会。


语音打卡只有数学需要,就是读数学课本。其实我一直不理解数学要读些什么。孩子就把每天学的内容从头读到尾,一般读个1分钟、几十秒。要在手机页面上现场点开,让孩子录,远程操控也不行。孩子应该习惯了吧,也从来没嫌麻烦。


检查作业不会花多长时间。其实老师没有明摆着说必须全对,但第二天,老师会在群里面点学号,说,“几号学生作业没有达到全对,回去要订正,麻烦家长私信我”,那不就是变相逼着我们检查作业、保证孩子全对的意思吗?


可是我说真的,不是每个家长都有这个能力,因为我们跟老师的水平终归不一样。现在,四年级的作业我都已经感觉没有办法保证孩子全对了,有时候我看了是全对,但交上去还是有错,这时候老师就会让我再辅导。


老师有布置过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的打卡任务,它是教育局规定的。流程挺麻烦的,得在微信还是哪个小程序里扫码打开,先看视频,看完视频再做题。视频不长,题目也不难,是生活中的一些安全知识,但题目有点多,挺烦的,特别是我家有两个小孩,我得切换账号做两遍。


叫停“打卡”并不意味着放弃安全教育。


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的任务都是我替孩子做的,小孩子哪做得了那么多题目,他们也不懂。而且,每次发通知的时候,孩子都在上课,有的截止日期是当天晚上5点前或7点前,一般孩子在学校写作业。如果没有按时完成,老师就会在群里说,“某某家长麻烦你尽快完成”。我都会第一时间做完,因为我讨厌被老师催促。


安全教育,我认为家长都会教育孩子,或者在学校老师也会教育,没必要特意打卡。因为大环境在这里,最主要的还是文化课成绩,做这些反而是加重了家长的负担。


作业打卡也是。如果小孩在家里真的愿意写课外辅导作业,不用打卡,他每天也会写,而现在,他们是为了完成打卡才去写课外习题的。打卡对孩子的成绩好像也没有帮助。


我现在感觉,每一天都得在家里拿着个手机,等待他们写完作业,一开始非常烦躁,也很抵触。我的生活一天到晚都是作业,孩子中午回家得看着他们订正,晚上他们回来还要辅导,一天时间不就这么多?晚上我也基本不出去跟朋友吃饭,活动,没有自己的生活,围着孩子转。


我也挺害怕面对老师的,老师带给我的压力会大于打卡本身。有时候忙忘了或者回家晚没有检查作业,作业错的多,老师就会找我。虽然老师的语气很客气,但我还是感觉自己做错了事情,很卑微。前一段时间我和老公去国外旅行,隔三岔五就被老师找,我不在家,没有人辅导孩子学习,外公外婆也管不住,他们已经放飞自我了。作业不订正,还经常不交,老师找我说,“你家小孩怎么回事?最近态度这么差”,我很无奈,真的,每天我都打视频回去教育他们,但是没有用,在电话里教育,小孩是不会怕的。


抱怨归抱怨,该做的还是得做。后面慢慢地把小孩教会了,如果我不在家,就让他们拿外公外婆的手机,点开“班级小管家”,上传录音和作业,现在的孩子很聪明的。他们也没有说过什么,反正老师布置了就完成呗,好像已经认了。


“小孩她连题目都看不懂,怎么答题呢?”


口述人:张阳,32岁,一年级学生家长


今年9月,我家小孩上一年级,我才知道有作业打卡这个东西,以提交视频为主。至于打卡是什么时候流行的,我也不知道。


只有语文一科需要打卡,要求小孩熟读当天学习的汉字和拼音,家长再拍视频上传到QQ群的作业打卡页面,点击提交。如果视频太大,上传不进去,我们就直接发在QQ群。


最初接触打卡,小孩没有抵触的心理,现在她也已经习惯了。但我们确实遇到过困难,比如说,视频录了半天,就快结束了,结果小孩有一个词卡在那里,或者读得不熟练,就需要从头再来。我们得把她教会了,才能重新陪她录完。因此,若是追求完美的打卡,每次大概都要花1个小时。现在再遇到这种情况,我们也不管了,以前卡一个字就让小孩重新录,现在卡一个字就卡一个字吧,我们只会提醒她一下,她读完就算打好卡了。


我们没有收到过老师对视频打卡的反馈,老师看没看过我也不清楚。大家都自愿打卡,因为老师没有规定所有人都要提交打卡视频,老师也没有在群里说过“某某家长没提交打卡”,反正这边家长都挺听话的。虽然没有给出强制性的要求与明确的反馈,但第二天,老师应该会在课堂上默写视频打卡的内容。


有的时候,我们也需要完成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上的任务,一两个礼拜做一次,也不复杂,根据页面的提示来操作就行。


虽然上面的题目不多,出的题目也大多和小孩有关,但都是由我们作答,小孩她连题目都看不懂,怎么答题呢?完成了,我们就把截图发在QQ群里。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的任务一般都安排在节假日,或者周六周日。现在天天第一件事就是看班级群里的消息,因此,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过这项任务。


总之,我可以接受这些打卡任务,但就怕有些小孩是爷爷奶奶在带,或者他们的家长已经上了年纪,可能就做不起来了。打卡的出发点是好的,“学校安全教育平台”上的有些内容也值得学习。为了自家小孩,家长多花一点时间也没办法。至于打卡是不是一种形式主义,如果仅仅为了完成打卡而去打卡,那肯定是形式的;如果出发点是让小孩熟练掌握知识的话,那就不是形式了,得小孩先学会、读好,打卡无非是再拍个视频上传。辅导小孩打卡以后,我们对她平时学习的内容也有了一定的了解,如果不打卡的话,我们还不一定会很关心小孩的学习情况。


小孩9月份刚入学的时候,我在抖音上发,“QQ群里天天一堆作业,又是打卡又是拍视频上传的”,寻思的是,老师又不看打卡,那打卡的意义在哪里?天天让我们打卡,一个打卡视频可能要1到2分钟,40几个小孩,就要看2个小时,老师肯定不会看啊;既然不会看,为什么还要打卡呢?但我后来想明白了,既然我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的小孩,打不打卡与老师看不看已经没有必然的联系了。所以,我自己想明白了,我的态度也改变了。


我们没有想过要摆脱这些打卡任务,习惯了,但是也放弃了一些自己的时间,比如逛淘宝的时间,看电视的时间,跑步的时间等等。
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章中人物皆为化名)

66464
收录于合集
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